他粗长的手指在她体内作乱

2021-09-17 11:15:22

  他粗长的手指在她体内作乱来自m.qicai021.com杨雪薇定睛(jing)一看(kan),这块表,不(bu)正是之前自己(ji)看(kan)中的那块。

她心里一暖,脸上露出甜蜜之色,爱(ai)不(bu)释手地拿着手表,道:“你什么时候(hou)把(ba)手表拿到的?”

陈(chen)阳眨了眨眼睛(jing):“秘密。”

听(ting)陈(chen)阳说是秘密,杨雪薇也没多(duo)问,只是一脸甜蜜地观(guan)看(kan)着掌心里的手表,是越看(kan)越喜欢(huan)。

这块表对(dui)她来说,意义重大,因为这是陈(chen)阳和(he)她第一次(ci)约会(hui),送(song)她的第一件礼物。

“谢谢你,陈(chen)阳。”

杨雪薇甜甜一笑,突然探过(guo)头(tou)来,在陈(chen)阳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。

她吐气如兰,嘴唇柔润,亲吻陈(chen)阳的瞬间,让陈(chen)阳有种触电的感(gan)觉(jue)。

这种感(gan)觉(jue),陈(chen)阳从(cong)来没有过(guo)。

而(er)且,亲吻的瞬间,让陈(chen)阳有些失神,仿佛(fu)出现了短(duan)暂的大脑空白(bai)。

“她的狐(hu)媚之体,这么厉害(hai)!”

陈(chen)阳眉毛一挑(tao),大感(gan)意外。

他(ta)以前是见识过(guo)狐(hu)媚之体的,樱井(jing)亚由子就(jiu)是,而(er)且他(ta)还(huai)险些和(he)樱井(jing)亚由子睡觉(jue)。

可即(ji)使和(he)樱井(jing)亚由子发(fa)生了肢体接(jie)触,樱井(jing)亚由子也没杨雪薇这么强悍(han)的魅惑(huo)力。

刚(gang)才(cai)亲吻瞬间,令人脑袋空白(bai),这几(ji)乎(hu)是催(cui)眠了。

“难道她的狐(hu)媚之体,和(he)别人不(bu)一样?”

陈(chen)阳心头(tou)疑惑(huo),但(dan)这个(ge)问题也无法(fa)探究(jiu),毕竟(jing)世界(jie),狐(hu)媚之体的女人,也不(bu)超(chao)过(guo)十个(ge)。

两人从(cong)商场(chang)出来后(hou),吃(chi)了一顿(dun)非(fei)常(chang)有情调的烛光(guang)晚餐(can),然后(hou)陈(chen)阳把(ba)杨雪薇送(song)回(hui)了家。

“雪薇,你一个(ge)人住,会(hui)不(bu)会(hui)不(bu)安(an),不(bu)如我今(jin)天(tian)陪你吧(ba)。”

陈(chen)阳站在门口,很(hen)不(bu)要脸的说道。

杨雪薇皱了皱鼻(bi)头(tou),做了个(ge)俏皮的鬼(gui)脸:“下次(ci)吧(ba),等我从(cong)老家回(hui)来,我让你在我家住一晚。”

“好(hao),一言为定。”

一听(ting)杨雪薇的话(hua),陈(chen)阳毫(hao)不(bu)掩饰欣喜之情。

杨雪薇吐了吐舌头(tou):“色`狼。”

说完,她关(guan)上了门。

陈(chen)阳正往楼下走,杨雪薇突然又打开(kai)了门,喊(han)道:“我三天(tian)后(hou)回(hui)老家,你陪我一起好(hao)吗?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陈(chen)阳回(hui)头(tou)做了个(ge)OK的手势。

杨雪薇脸上露出甜蜜的微笑,挥(hui)手向陈(chen)阳道别。

等陈(chen)阳下了楼,她关(guan)上门,靠在门后(hou),喜滋滋道:“有男朋友的感(gan)觉(jue),真好(hao)!”

……

上京(jing),位于一环(huan)内的一栋写字楼。

除了赵家自己(ji),几(ji)乎(hu)没有人知道这栋写字楼,是属于古(gu)武界(jie)赵家。

他(ta)们的所有产(chan)业,大多(duo)都(du)交(jiao)给(gei)了职业经(jing)理人打点,家族成(cheng)员只是利用获(huo)取的财(cai)富(fu)和(he)资源进(jin)行修炼。

经(jing)历了这么多(duo)年的变迁,赵家深刻明白(bai)一个(ge)道理,只有自身拥有强大的力量,才(cai)是长(chang)久(jiu)之计,才(cai)能在时代变更(geng)的时候(hou),传承(cheng)下来。

此(ci)刻,顶楼三十八(ba)层(ceng)的会(hui)议室,赵家核(he)心成(cheng)员,齐聚(ju)于此(ci)。

这种情况,非(fei)常(chang)少见。

因为赵家之人忙于修炼,其实他(ta)们并(bing)不(bu)愿意出现在世俗之中。

像赵冰(bing)那种,喜欢(huan)流连世俗的古(gu)武者,属于极(ji)少数。

而(er)今(jin)天(tian),赵家核(he)心成(cheng)员不(bu)得不(bu)聚(ju)在一起,因为发(fa)生了一件大事,他(ta)们需要作出应对(dui)之策(ce)。

并(bing)不(bu)大的会(hui)议桌前,坐着十几(ji)名中年人。

这些中年人,每个(ge)人都(du)气势磅(bang)礴,深不(bu)可测(ce)。

他(ta)们目光(guang)微闭,坐在椅子上,等待着会(hui)议开(kai)始。

而(er)在靠墙的位置,则坐着一些年轻人。

其中一名男子,赫(he)然就(jiu)是被(bei)陈(chen)阳打成(cheng)重伤的赵冰(bing)。

赵冰(bing)回(hui)到上京(jing)之后(hou),立刻进(jin)行了治疗,可即(ji)使古(gu)武界(jie)的医疗手段(duan)很(hen)强,却依旧(jiu)没能让他(ta)痊愈。

现在,他(ta)的实力跌落至外劲(jing),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,才(cai)能彻(che)底恢(hui)复(fu)。

他(ta)现在是恨(hen)透了陈(chen)阳,一定要杀了陈(chen)阳,他(ta)才(cai)甘(gan)心。

会(hui)议室又进(jin)来了几(ji)人,老一辈(bei)的人走进(jin)来,小辈(bei)都(du)会(hui)起身迎接(jie)。

但(dan)他(ta)们互(hu)相之间都(du)没有说话(hua),只是点头(tou)示意。

会(hui)议室的气氛(fen)有些凝重,安(an)静(jing)得诡(gui)异。

“大哥(ge)怎么还(huai)不(bu)来。”

过(guo)了一会(hui),会(hui)议桌前,一名留着寸头(tou)的中年男子,突然开(kai)口道。

此(ci)人是赵家老九(jiu),名叫(jiao)赵坤湖(hu)。

他(ta)最是耐不(bu)住性子,此(ci)刻终于是忍不(bu)住开(kai)口了。

他(ta)旁边一名国(guo)字脸的男子,排行老四(si),名为赵坤山,沉(chen)声道:“老九(jiu),你着什么急(ji)。”

赵坤湖(hu)道:“我怎么能不(bu)着急(ji),现在事情搞(gao)砸了,咱们的计划(hua)可就(jiu)落空了。”

“这事肯定是要处理的,等大哥(ge)来吧(ba)。”

说话(hua)的是一名留着长(chang)发(fa),戴着银色耳(er)钉的中年人。

此(ci)人眼神深邃,是赵家老二(er),名叫(jiao)赵坤岳。

赵坤湖(hu)看(kan)向赵坤岳:“二(er)哥(ge),你既然负(fu)责情报(bao),那你先给(gei)咱们说说,到底是怎么回(hui)事。”

赵坤岳冷笑一声,道:“不(bu)管(guan)怎么回(hui)事,既然破坏(huai)了咱们赵家的计划(hua),对(dui)方(fang)就(jiu)必定要付(fu)出代价。”

他(ta)话(hua)音刚(gang)落,会(hui)议室门口走进(jin)来一名气势磅(bang)礴的中年人。

这中年人身材(cai)强壮,穿着一件藏(cang)蓝色的西装,既有知识分(fen)子的气质,又有几(ji)分(fen)武道中人的野性。

而(er)他(ta)的到来,立刻就(jiu)让会(hui)议室里众人肃然起敬(jing)。

所有的小辈(bei)都(du)站了起来,微微躬(gong)身,向其行礼。

而(er)在场(chang)的老一辈(bei),也都(du)坐直了身子,看(kan)向来者。

此(ci)时进(jin)来的这人,正是赵家家主,赵坤鹏。

赵家所有人,都(du)对(dui)他(ta)很(hen)恭(gong)敬(jing)。

因为此(ci)刻在场(chang)所有人中,他(ta)最强。

其他(ta)人最高(gao)的是抱(bao)元巅峰(feng),而(er)他(ta),却已经(jing)达到了先天(tian)境(jing)!

赵坤鹏径(jing)直走到会(hui)议桌上首坐下,开(kai)门见山道:“此(ci)次(ci)召集(ji)大家齐聚(ju)于此(ci),主要有三件事。第一件事,我回(hui)去见过(guo)老爷子,他(ta)还(huai)在闭关(guan),应该(gai)很(hen)快就(jiu)要进(jin)阶(jie)先天(tian)中期。”

“老爷子要进(jin)阶(jie)先天(tian)中期了!”

“哈(ha)哈(ha),我们赵家的好(hao)日子来了。”

“只要爷爷进(jin)阶(jie),我们赵家在四(si)大古(gu)武家族之中,就(jiu)能排在前两位了。”

此(ci)时,赵家所有人都(du)是一脸欣喜。

老爷子的进(jin)阶(jie),对(dui)整个(ge)赵家来说,意义重大。

“这是第一件事,接(jie)下来,大家谈谈第二(er)件事。”

赵坤湖(hu)抬手示意众人安(an)静(jing),接(jie)着道:“第二(er)件事,圣府(fu)覆(fu)灭,我们寻找‘桃源’的计划(hua)破灭,大家各(ge)抒己(ji)见,发(fa)表一下观(guan)点。”

免费(fei)小说,无弹窗小说网,txt下载,请记住蚂蚁阅读(du)网 www.mayitxt.com
------------

667.第667章 声震赵家

一秒记住♂ ,更(geng)新快,,免费(fei)读(du)!

老九(jiu)赵坤湖(hu)看(kan)向众人,抱(bao)怨道:“你们说说,本(ben)来圣府(fu)取代炎黄(huang)殿,咱们就(jiu)可以借(jie)助华(hua)夏官(guan)方(fang)的力量,寻找桃源。现在好(hao)了,好(hao)不(bu)容易培养了几(ji)个(ge)抱(bao)元境(jing),搞(gao)了个(ge)圣府(fu)出来,谁知道现在死(si)翘翘了。”

老六赵坤海(hai)看(kan)向家主赵坤鹏,开(kai)口道:“老大,不(bu)如我们和(he)华(hua)夏官(guan)方(fang)沟(gou)通一下,让他(ta)们帮(bang)忙寻找桃源?”

赵坤鹏摇了摇头(tou):“如果(guo)这个(ge)方(fang)案可行,我早就(jiu)这样干(gan)了。按(an)照古(gu)武界(jie)的约定,除非(fei)影响到家族存亡,否(fu)则不(bu)得插(cha)手世俗官(guan)方(fang)势力,影响世俗的正常(chang)秩序。我们若是和(he)华(hua)夏官(guan)方(fang)沟(gou)通,被(bei)其他(ta)人知道违反(fan)了约定,到时候(hou)必将(jiang)惹来麻烦(fan)。”

老二(er)赵坤岳道:“大哥(ge)说得对(dui),现在局(ju)势紧(jin)张,其他(ta)三大家族都(du)虎(hu)视眈眈。如果(guo)被(bei)他(ta)们拿住把(ba)柄(bing),他(ta)们肯定会(hui)联合(he)起来,对(dui)我们赵家出手。”

“的确如此(ci),林家的内乱也快平息,到时候(hou)他(ta)们喘过(guo)气来,绝(jue)对(dui)会(hui)对(dui)我们动手。毕竟(jing)趁(chen)着他(ta)们这二(er)十年内乱,我们可是侵占了不(bu)少他(ta)们的利益。”

“在找到桃源之前,我们不(bu)能太张扬。现在不(bu)止是我们,就(jiu)连国(guo)外也有人在寻找桃源。谁的进(jin)度(du)最快,肯定会(hui)成(cheng)为众矢之的。”

“可是仅(jin)凭我们的族人,想要找到桃源,只怕不(bu)是那么容易。毕竟(jing)我们的族人,并(bing)不(bu)够(gou)多(duo)。而(er)雇(gu)佣别人办(ban)事,保(bao)密性又得不(bu)到保(bao)证,这事实在是伤脑筋(jin)。”

“当初已经(jing)得到了桃源的地图,藏(cang)在了一个(ge)家族令牌里,谁知道让赵申那个(ge)混蛋给(gei)偷走了。现在赵申不(bu)知所踪,一切线索都(du)断(duan)了,我们只能依靠华(hua)夏官(guan)方(fang)的庞大力量。”

……

赵家众人讨论了好(hao)一会(hui),众人各(ge)抒己(ji)见。

最后(hou),家主赵坤鹏敲了敲桌子,示意众人安(an)静(jing),然后(hou)对(dui)老二(er)赵坤岳道:“老二(er),你负(fu)责情报(bao)搜(sou)集(ji),你来给(gei)大家说说,圣府(fu)到底是怎么被(bei)灭的。”

赵坤岳点了点头(tou),讲(jiang)道:“本(ben)来我们总共(gong)培养了十名抱(bao)元,其中九(jiu)名抱(bao)元前期,一名中期,成(cheng)立了圣府(fu)。这样的实力,在世俗中,几(ji)乎(hu)可以和(he)任何(he)组织对(dui)抗。当然,前提是炎黄(huang)殿殿主石晟失踪的情况下。毕竟(jing)石晟是华(hua)夏国(guo)柱,实力不(bu)能忽(hu)视。”

“不(bu)过(guo)此(ci)次(ci)圣府(fu)覆(fu)灭,并(bing)不(bu)是炎黄(huang)殿或(huo)是哪个(ge)大门派出手,也不(bu)是几(ji)个(ge)组织联手,而(er)是一个(ge)人。”

什么,一个(ge)人!

听(ting)到这里,众人面露震撼(han)之色。

圣府(fu)的十名抱(bao)元境(jing),虽(sui)然实力比(bi)不(bu)上他(ta)们,但(dan)联合(he)起来,也是一股(gu)很(hen)强的力量。

可是这十个(ge)人,竟(jing)然被(bei)一个(ge)人给(gei)杀了?

这世俗之中,还(huai)有如此(ci)厉害(hai)的人?

此(ci)刻虽(sui)然惊(jing)讶,但(dan)会(hui)议室里没有人说话(hua),都(du)安(an)静(jing)地看(kan)着赵坤岳,等着他(ta)继续说下去。

赵坤岳手里拿出了一个(ge)遥控器,指了指赵坤鹏后(hou)面的幕布(bu),道:“大家看(kan),就(jiu)是这个(ge)人。”

他(ta)按(an)下遥控器,投影仪在幕布(bu)上投射出影像。

画(hua)面中,一名身着西装的青年男子,脸上带着痞气的笑意,慵懒的样子像是个(ge)整天(tian)宅在家里玩游戏的宅男,一点也不(bu)像高(gao)手!

众人面露疑惑(huo)之色,这名青年,他(ta)们都(du)没见过(guo)。

“啊(a)!是他(ta)!”

就(jiu)在此(ci)时,一道惊(jing)讶的声音,从(cong)墙边传来。

众人看(kan)去,只见是坐在墙边椅子的赵冰(bing),发(fa)出的声音。

赵冰(bing)虽(sui)然是家主赵坤鹏的三儿(er)子,但(dan)他(ta)并(bing)没有特(te)殊待遇,因为在这个(ge)家族里,一切都(du)是实力说了算。

当然,他(ta)毕竟(jing)是赵坤鹏的儿(er)子,赵坤鹏还(huai)是很(hen)维护(hu)他(ta)的。

比(bi)如赵冰(bing)这次(ci)受伤,赵坤鹏就(jiu)有所关(guan)注,只是因为最近(jin)太忙,他(ta)没时间去过(guo)问。

此(ci)刻赵冰(bing)惊(jing)呼(hu)出声,当着众人的面,规(gui)矩(ju)还(huai)是得有,赵坤鹏沉(chen)声道:“你瞎嚷嚷什么,这里有你说话(hua)的份(fen)?”

老二(er)赵坤岳劝道:“大哥(ge),让赵冰(bing)说下去吧(ba),他(ta)似(si)乎(hu)认得此(ci)人。”

赵坤鹏点了点头(tou),赵冰(bing)这才(cai)开(kai)口道:“这个(ge)人叫(jiao)陈(chen)阳,前两天(tian)我在东安(an)碰到他(ta),被(bei)他(ta)给(gei)打了。”

说到这里,赵冰(bing)就(jiu)没有再说下去。

这种丢脸的事情,还(huai)是少说为妙。

不(bu)过(guo)赵坤鹏却追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(hui)事?”

赵冰(bing)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,把(ba)事情的前因后(hou)果(guo)说了一遍,只是省略了他(ta)下跪(gui)的部(bu)分(fen)。

听(ting)完赵冰(bing)的话(hua),众人都(du)是大怒。

赵冰(bing)堂堂古(gu)武家族的人,竟(jing)然被(bei)一个(ge)世俗小子如此(ci)羞辱。

他(ta)们赵家的面子,还(huai)往哪里搁(ge)。

赵坤鹏面色阴沉(chen),没有继续追问赵冰(bing)的事情,而(er)是看(kan)向老二(er)赵坤岳道:“二(er)弟,接(jie)着说下去。”

赵坤岳指了指投影幕布(bu),接(jie)着道:“这个(ge)人的名字叫(jiao)陈(chen)阳,圣府(fu)的十名抱(bao)元境(jing),部(bu)都(du)是他(ta)杀了的。其中一名叫(jiao)做赤(chi)锋(feng)的,之前在新加坡被(bei)他(ta)杀了。另外九(jiu)人,都(du)是在前不(bu)久(jiu)的奇武会(hui)上,被(bei)他(ta)所杀。”

老九(jiu)赵坤湖(hu)道:“这小子到底什么境(jing)界(jie),居(ji)然这么厉害(hai)!?”

赵坤岳接(jie)着道:“根(gen)据(ju)目前掌握的消息,此(ci)人刚(gang)刚(gang)进(jin)阶(jie)抱(bao)元境(jing)不(bu)久(jiu),但(dan)掌握了一门非(fei)常(chang)强大的身法(fa),能够(gou)瞬息百(bai)米。”

闻言,众人皆(jie)是色变,瞬息百(bai)米,相当于先天(tian)前期了!

赵坤岳接(jie)着道:“而(er)且他(ta)手里有把(ba)奇怪(guai)的断(duan)剑,威力非(fei)常(chang)大,剑气可以秒杀抱(bao)元中期的青阅,我怀(huai)疑是高(gao)科技(ji)武器,是把(ba)能量灌(guan)注在剑身里,然后(hou)当成(cheng)剑气发(fa)射出来。不(bu)过(guo)这只是推测(ce),那把(ba)断(duan)剑到底怎么回(hui)事,还(huai)需要拿到手,才(cai)能弄明白(bai)。”

又是堪(kan)比(bi)先天(tian)境(jing)的速度(du),又是秒杀抱(bao)元中期的宝(bao)剑。

这小子,岂不(bu)是抱(bao)元境(jing)中无敌了。

听(ting)到这里,饶是见多(duo)识广(guang)的赵家人,也都(du)咋舌不(bu)已。

老九(jiu)赵坤湖(hu)冷哼(heng)一声,道:“这小子再厉害(hai),毕竟(jing)只是抱(bao)元境(jing),大哥(ge)出手把(ba)他(ta)抓来,我看(kan)他(ta)还(huai)能怎样。”

“不(bu)可。”

赵坤鹏摇了摇头(tou),沉(chen)吟道:“古(gu)武界(jie)互(hu)相间有约定,先天(tian)境(jing)强者,不(bu)得对(dui)世俗中人出手,我可不(bu)能破坏(huai)了规(gui)矩(ju)。否(fu)则的话(hua),又给(gei)了其他(ta)势力攻(gong)伐(fa)赵家的借(jie)口。”

闻言,众人都(du)是一阵头(tou)疼。

赵家作为强盛的古(gu)武家族,竟(jing)然为了一个(ge)世俗中的年轻人头(tou)疼,上千年来,还(huai)没发(fa)生过(guo)这种事。
他粗长的手指在她体内作乱

  

    标签:

    上一篇 :下一篇 :

    10|10|10|10|10|10|10|10|10|10|爽到高潮漏水大喷无码视频|总裁船文开船了大船摇|夹一天不能掉晚上我检查若若|6|7|按摩师用手指送我到高峰|8|皇上被臣子们各种play|13|12|11|10|把她压在洗手台上疯狂冲刺|9|不怀孕也能下奶的方法|他推高她的衣服握住她的柔软|总裁发狠地从后面撞入深处|他粗长的手指在她体内作乱|